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添好运加盟 » 正文

口述:老公称聚会原来却与隔壁寡妇偷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1:54:42  

  口述:老公称聚会原来却与隔壁寡妇偷情

  小薇口述:

  按理说应该是我这个做老婆的先提出和老人分开住,免得今后婆媳不和搅得家里不得安宁,可偏偏是老公先提出与老人分开住,就这样我们七七八八凑足了首付来源www.163xjk.com

  老公起初对房子挺上心,怎么装修?选什么材料?也是亲力亲为,我们过上了安静的小日子,我和老公都在机关上班,上下班的时间基本固定,出门就是地铁私家车买不买也不吃劲,这种状态没什么不好,我还挺喜欢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,不是我没追求,只是我更看重量力而行,原本以为安稳生活就可以这样延续。

  但是一次开发商带着买房户来看房之后慢慢的就开始发生了变化,原来要买房是一位打扮时尚“贵妇”她要买的房子正好与我家的格局一样,开发商知道我们家刚装修完,就把我们的房子当成了样板房向客户推荐,在我看来像她这么有钱人,应该买一套更大的居室。

  贵妇后来又问起关于装修的问题,销售人员说:“对不起,他家不是有我们负责装修的,如果您有意买这套房子,我倒可以让主人给你介绍一下。”没等人家把话说完,站在一旁的老公就开口了,“这个我在行,因我就是搞装饰装潢设计的,有什么疑难问题尽管问我,如果您买了这套房子,说不定我还会帮你许多忙。如果你不买。。.。。”

  “要了,就这么定了,冲你这么热情我也要了。“销售人员急着向老公表示感谢,那女的又说话了,

  “虚的你们也别玩,如果真的要谢人家,就从你的销售提成中拿出一部分犒劳人家,”

  “那是必须的”销售人员很谦卑答应。这时老公已经贴的那女人更近了,介绍他的装修的理念和所追求的风格。最后老公居然答应给她设计,“你别听他的,还是回家问问你老公,他究竟是什么想法?”

  “他呀,已经给不了我任何建议了。”

  “不在身边?出差了?”

  “不是,两年前他就见马克思去了。”

  “实在对不起,你看我……”

  “这有什么,人不都会有这么一天吗,只是谁早一天谁晚一天罢了。”还真瞧不出这个女人心这么宽,说话办事也敞亮。

  第二天她就付了全款,然后又来到我家,要跟老公细说装修事宜,最好这两天就把方案定下来,她说:“我打算根据装修风格定家具。免得今后来回的更换,再有今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我比你大两岁,你就叫我珍姐吧。”老公用了俩晚上加班加点很认真的给珍姐搞了两套方案。

  先让我看,我没好气地说“咱们自己家装修你也没搞两套方案。”

  “老婆咱们不带这么吃醋的,”

  “你要是觉的没意见,我可就交差了。”

  “随你”两天后珍姐果然来到我家,带了一大堆东西,“珍姐,你这是做什么,今后都街里街坊的了,能帮上点忙有必要这么客套吗?”

  “做朋友也不能没了礼数,还有这个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你老公应得的设计费,我咨询过大概起就这个数,如果少了就算你们倒霉,吃点亏就吃亏吧,以后咱们细水长流。”因为给老公的钱,我没好意思打开看,但捏着就知道比我们俩人一个月的工还要多。“珍姐这可不行,原本说好是帮忙,没提酬劳的事。”

  “我毕竟是生意人哪有白使唤人的道理,收下,不然珍姐不交你这个朋友了。”

  接下来就是珍姐房屋装修,老公自然冲在前,我拦不住,压根也没想拦。因为这边没有生活用品珍姐一般不来,就把装修房子的事交代给了老公办理。虽然我知道珍姐不会让老公这么白忙,但我还是担心影响了老公的工作,就提醒道:“老公你可别因小失大,千万别把自己的工作给搞砸了,”

  “你尽管放心,不会有问题的,大不了因为请假没了奖金,其实也没有多少钱。这不是应了珍姐了吗,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掉链子。”这么一来我们与珍姐就走的更近了,包括后买家具老公都成了她的参谋。相安无事就好,珍姐有辆豪车,她知道老公有驾驶证,就大方的让老公随时随地都可以开这辆车。老公一看车那里敢动“这就是土豪车,不留神剐蹭我可赔不起。”“

  开车哪有不剐蹭,放宽心,出了问题不花你一分钱。”即使这样我也没让老公碰她的车,不过我们到坐过她的车郊游。

  单位让我出差,走的头一天我到过珍姐家“这些日子,我要出差,日常缺什么就到我家去哪别客气,另外……”

  “另外,就是帮你看好你老公,是吧”

  “珍姐你……”

  “我们都是过来人这个我懂,你放心吧!”其实我哪里是要说这个,而是想提醒我走这几天别让我老公紧往你家跑,可是这话我说不出口。

  出差回来没发现异常,就随便说了一句“珍姐年龄也不大,完全还可以找一个挺不错的男人。”老公却不爱听了“你让她找什么样的男人?”

  “像他这样条件找什么样的都不困难。”老公的反应让我感到奇怪,我隐隐约约感觉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。

  有一天是个周末,老公说朋友们聚会推不开必须得去。同学聚会、朋友聚会我从来不拦着,最近两次我还都陪同参加,这回我自然会问上一句“需要我相配吗?”

  “这回你不用去了,一帮酒鬼,指不定会喝成什么样子呢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据算了吧,不过你可别喝高了,又弄得满屋酒气一周都散不出去。”晚上十点在珍姐的搀扶下老公跌跌撞撞进了家门,“不是跟朋友喝酒,你怎么把他送回来了?”

  “我在小区门口看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喝多了,所以就把他送回了家。你帮他漱漱口,换身衣服没事我就走了。”珍姐走后我就开始脱去老公的外衣手无意间碰到了带尖儿的东西,从口袋中取出是枚胸针,我见过这枚胸针,它是珍姐最喜欢的,现在怎么跑到老公的口袋里,后来老公一大堆语无伦次的酒话,我知道老公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聚会,而是借聚会之名与珍姐去偷情去了,因为我从的酒话中能清楚的听到什么“珍姐你真美……珍姐你真白……珍姐你好性感。”我用手机录了一小部分。

  等老公彻底醒来,我问他这究竟是是什么?老公支吾半天才说“这一切与珍姐没关系,她一个人挺苦的,就别再把不是推到人家身上了。有什么惩罚就让我一个人担着吧。为了珍姐老公却做了这么“爷们”的事,让我哭笑不得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